挑生长重担 做精准“投”手——访山东生长投资团体党委书记、董事长 孟雷

类别:媒體聚焦 宣布时间:2019-10-10 浏览人数:0


 微信图片_20191010110632.jpg

《山東國資》:您說山東發展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發展投資集團”)組建以來,三年闖了三關。請問是哪“三關”?

孟雷:內部磨合關、市場考驗關、政治體檢關。

山東發展投資集團是運用省基建基金組建而成的新公司,2015年12月28日公司正式挂牌運營,注冊資本80億元。定位爲省管成果型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兼有政策性成果和市場化運作兩方面屬性,是支持我省基礎設施建設和現代産業發展的投融資主體。省政府履行公司出資人職責,委托省發展改造委、省國資委和省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作爲出資人代表,分別按“四三三”比例持有公司股權。

所謂內部磨合關,是山東發展投資集團在較短時間內,形成強有力的團隊,凝聚團隊意識。從當初的一張“紙”(批文)、5個人,到根本辦公條件都要現張羅。3年來,我們邊幹邊探索邊磨合,形成了一個很好的團隊,凝聚了很強的團隊集體意識,爲各項業務開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所謂市場考驗關,是指许多投資類企業在初創期走向市場時,很容易被市場“堵”回來。我們沒有被市場“堵”回來,而是“鑽”進市場、“揳”進市場,經受了市場的殘酷考驗。

所謂政治體檢關,3年多來,我們接受了上級紀檢巡視、任中審計、綜合評價等,得到了上級部門的總體肯定和良好評價,牢牢掌握好了政治關、政策關、紀律關。

《山東國資》:您怎麽看待公司创建3年來的整體發展情況?

孟雷:山東發展投資集團目前擁有9家全資子公司,分別是山東省絲路發展投資有限公司、山東舜德大廈、山東省現代産業發展投資有限公司、舜和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山東一圈一帶産業投資基金公司、海右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舜欣資産管理有限公司、山東省經濟發展總公司、山東和華電子信息有限公司。控、參股深圳東華、上海齊魯、濟南産發基金、華電國際、華電萊州、華電龍口、華電濰坊、中國石化青島煉油化工、山東核電、山東航空、濟南國際機場、邯濟鐵路、膠濟客運、泰和資本管理等20余家公司。

截至目前,集團公司資産總額244.72億元,所有者權益達到191.40億元。2018年實現利潤3.13億元,今年上半年實現歸母淨利潤2.36億元,完成年度預算的77%,超額完成進度預算。2016年至2018年,集團公司及出資企業累計完成股權投資額約66.7億元,其中基礎設施投資額43.7億元,占比65.5%,主要投向高鐵、航空、核電等;新興産業投資額20.5億元,占比30.7%,主要投向高端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現代高效農業、文化創意、現代金融服務等産業。累計完成債權投資額20億元。

總體來看,我們較好地完成了省委、省政府賦予的成果職能,在市場化業務開展方面取得了突破性進展,證明了山東發展投資集團這支隊伍是有堅強戰鬥力的。

《山東國資》:公司在高鐵、機場等基礎設施和高效清潔電源建設方面用力比較多,是否與公司的成果定位和“身世”有關?

孟雷:是的。一方面,山東發展投資集團是“省管成果型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擔負著省委、省政府加快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使命,這是我們的重要任務;另一方面,公司是在省基建基金的基礎上创建的,有豐富的基建項目積累、基建經驗和基建優勢,這使公司在組建僅僅3年,就能迅速進入角色、迅速開展業務、迅速收獲结果。

在支持重大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我們凭据省政府要求,與其他投資方配合發起設立山東省鐵路發展基金,已完玉成部30億元出資任務;先後完成對海陽核電、濰坊電廠、萊州電廠等項目的增資事情,合計投資4.8億元;對鐵路投資公司增資5億元;對濟南機場增資7000萬元。通過堅定支持我省重點基礎設施建設,爲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提供了有力的基礎設施保障。

在能源和新型基礎設施方面,我們重點掌握傳統能源清潔高效利用和新型能源深度開發利用兩大偏向,在繼續支持存量電力資産穩健發展的基礎上,会合力量投資结构綠色新能源領域。積極參與並投資風電、核電、光伏、智能電網及儲能、外電入魯等重大項目,探索制定綠色新能源行業投資標准,推動全省能源結構轉型升級,力爭2030年建成省內綠色新能源行業“高端化、集群化、基地化、綠色化”的領軍型企業。

《山東國資》:資産管理板塊如何“接得住、管得好、搞得活”?

孟雷:“資産管理和投資”是公司的主業偏向,對山東發展投資集團來說,資産管理板塊是新公司遇到的老問題。省基建基金存續了20多年,遺留了18個股權項目和近千筆債權項目,單單理清這些資産,就是海量的事情。而如何把資産“接得住、管得好、搞得活”,是對我們的巨大考驗。

“接得住”。公司创建了事情專班,制定了《資産接管事情流程》,確保接收過程依法合規,杜絕出現國資流失。有些項目,譬如上市公司華電國際股權在接收初期遇到了很大的政策障礙,但我們一次次與國務院國資委、上交所、中證登等監管部門反複溝通,克服種種困難,終于解決了信托代持關系解除和無償劃轉等若幹政策難題,順利實現了資産接收。這在全國也是首例。

“管得好”。山東發展投資集團是新組建的公司,公司及實際管理的下屬子公司現有正式員工330人,集團總部53名,人員很少。我們克服各種困難,累計向基金控參股企業委派21名董監事,切實履行好産權代表職責。加強債權資産管理,完成900余筆債權項目檔案和30000余份債權催收质料移交事情,債權接纳金額共計15.89億元。對曆史形成的債權資産進行清理,接纳逾期債權金額超過10億元,取得了較好效果。

譬如,國網債權項目通過債務重組方法處置,獲得了雙贏的效果。國家電網各地市債權項目161筆債權,涉及借款主體多,放款時間跨度大,接纳難度極大。公司組建專門團隊,與國家電網省公司反複談判,最終形成了整體處置方案,接纳資金3.8億元。對國家電網公司來說,通過整體處置,解決了困擾多年的債務糾紛問題。

再譬如,魯抗集團債權項目通過債轉股方法得到了妥善解決。2018年,爲推進“僵屍”企業處置,華魯集團吸收合並魯抗集團,我們積極與華魯集團溝通協商,將3.4億元債權轉增華魯集團資本金,爲有效化解債務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

“搞得活”。這是資産管理的更高要求。公司服務于全省重大戰略和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通過歸集存量股權項目分紅、非主業項目退出、不良資産接纳等方法接纳的資金,持續投入切合産業發展偏向的重點領域。其中,公司參與投資的華電萊州項目和海陽核電項目是“搞得活”的乐成範例。

海陽核電是國家第三代核電技術的自主化依托項目,一期工程項目是山東省首次建設投産的商運機組,也是新舊動能轉換重點項目。1、2號機組分別于2018年10月、2019年1月投入商業運行,目前均處在滿功率運行狀態。國內首批第三代非能動性AP1000核電站以其安全穩定的運行,向中國乃至世界遞上了一張閃亮的山東名片。

《山東國資》:公司在培育戰略性新興産業方面有何探索和進展?

孟雷:在培育戰略性新興産業和推進新舊動能轉換方面,我們主要接纳“母基金+”的形式,即投入一定數量資金,引導社會資金廣泛參與,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

譬如,聯合濟南産業發展投資基金發起設立專項定投基金,投資濟南聖泉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自有資金3000萬元,撬動、募集社會資本3.4億元,實現了1∶10的資本聚集放大作用,爲企業發展壯大和最終上市奠定了堅實基礎。

發起创建山東地理信息産業投資基金,投資山東天元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共計4000萬元,積極協助企業完善産業鏈结构,進一步增強了企業市場競爭力。

通過濟甯圈帶基金與美國強生醫藥相助,引進美國強生高端醫藥相助項目,在濟南建設國際生物醫藥技術轉移中心,引進國際醫藥集團相助項目,尤其是實現免疫和炎症疾病領域國外最新生物藥物在國內的生産和上市。

與國家工信部、青島市政府相助,正在青島市西海岸新區投資建設“國家智造設計創新示範基地”,通過市場化運作搭建平台,構建創新生態體系,打造集群化和産業鏈新動能模式。

啓動與國家電投相助打造“沿海千萬千瓦級零碳能源+海洋産業基地”前期事情,就海上風電項目簽署了戰略相助協議。啓動“煙台裕龍島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前期事情,推動地煉企業重組等。

《山東國資》:公司在綠色基金方面下了很大的工夫,有什麽長遠考慮嗎?

孟雷:隨著中國經濟實力日益發展壯大,中國的“發展中國家”色彩在逐漸淡化,爭取國際金融的資金支持開始變得比較難,但國際金融組織對“綠色”發展比較感興趣,這是雙方相助的契合點。

在國家和省發展改造、財政等有關部門支持下,山東發展投資集團創新接纳“國際金融組織貸款+綠色低碳産業”模式,發揮國際金融組織低息貸款和國有資本雙重增信成果,發起設立了規模100億元的山東綠色發展基金。

與以往國際金融組織主要通過貸款形式支持各國發展差别,國際金融組織首次對我們的基金給予支持。亞洲開發銀行期望將該模式作爲典范案例在全國以及亞太地區推廣示範。目前,山東綠色發展基金亞行1億美元資金申請報告已獲國家發改委批複,並在財政部組織下完成了與亞洲開發銀行的貸款談判。

運作模式上,國際金融組織負責制定“綠色標准”,我們作爲貸款實施機構,具體落實和監管貸款管理規則的實施,國內頂尖管理機構中金資本深度參與,基金按市場化方法運營和管理。這是一種“國際金融組織+國內資本機構+省內國有資本投資公司+項目企業”四方聯動的全新模式,對整合國內外各方資源、推動我省新舊動能轉換、推動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的開創性意義。

我們是投資類企業,投資類企業不具體經營項目,主要事情是“整合”資源,通過做好“自己投”和“一起投”兩篇文章,對經濟結構調整和産業發展起到“引領偏向、突出重點、形成协力”的作用,這是我們的“初心”和“使命”。 

《山東國資》:公司還承擔了扶貧搬遷投融資任務?

孟雷:山東發展投資集團不是純商業性公司,還要承擔省委、省政府賦予的政策性、戰略性、公益性業務。

凭据我省“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實施規劃要求,我們做好全省“六縣一區”易地扶貧搬遷項目資金融資和痛蚨筏作,累計承接發放17.31億元地方債和扶貧資金,提前完成易地扶貧搬遷投融資任務。推動産業扶貧,啓動建設了投資額13億元鄄城鄉村振興産業田園綜合體項目,此項目爲我省單體投資最大的三産融合的鄉村振興産業扶貧項目。

下一步,我們將做好項目二期融資,逐步擬定項目旅遊産品、園區運營、市場營銷、品牌建設等方案,打造農業+綠色+文旅三産融合的新業態産業園區。

《山東國資》:公司未來的發展潛力在哪裏?

孟雷:山東發展投資集團3年來凝心聚力謀發展,通過持續不斷地在人才、制度、文化、規劃以及治理結構等方面進行探索、創新、優化,已經奠定了企業加快發展的根本基礎,但這個基礎還很不牢靠。

對標新一輪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改造方略,對標萬華、濰柴等省內優秀企業,以及對標全國類似企業,我們還存在许多不敷和短板。比如,從總資産報酬率來看,2018年浙江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是3.99%,廣新控股是4.61%,而我們只有1.44%;從淨資産收益率來看,浙江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是11.18%,廣新控股是5.72%,而我們只有1.8%。

通過對標阐发差距,深刻反省思考,我認爲我們還存在许多不敷。一是市場化融資主體成果較弱,與資産總量相比,集團資産負債率僅爲19.1%,資本杠杆使用不充实,在企業債、基金債以及中期票據等金融东西方面運用不充实,融資方法單一。二是公司治理結構不夠規範,董事會專門委員會建設不完善,權責界限不夠明確,對權屬企業授權不夠清晰,激勵機制有待進一步健全。三是部分權屬公司存在一定的曆史遺留問題,化解風險壓力較大;集團混改事情進展緩慢,二級公司層面推進的範圍不夠廣泛。

這些都是問題、困難、差距,也意味著將來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山東國資》:對山東發展投資集團的長遠發展,您有些什麽體會和思考?

孟雷:我认为要害就是对峙团体公司戰略定位不动摇,聚焦主业,在“投资”和“资产管理”两个板块连续用力,久久为功。

我們要堅持以促進産業結構轉型升級爲使命,深入貫徹政策性成果和市場化經營兩大導向,聚焦主業領域、創新經營模式、帶動社會資本、深耕同業相助、吸引國際資源,不斷優化投資結構结构,提高資本運營效率,在關系我省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發揮國有資本戰略引領作用,更好服務全省戰略發展需要,實現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爲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造、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省國資委明確我們的主業是“投資和資産管理”。要主攻兩個業務板塊:一是資産管理,涵蓋股權和債權管理;二是投資,涵蓋集團及權屬企業的股權投資、現金管理和基金管理平台。

圍繞主業板塊,凭据全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要求,把准以“四新”促“四化”重點任務和公司主業的契合點,我們確定了4個重點投資偏向。

一是重大基礎設施。以基礎性、先導性、戰略性爲偏向,整合政策優勢與股東資源,超前謀劃、搶點结构一批政策化市場化兼具、傳統型新興型兼顧的重大項目投資,爲全省基礎設施補短板、有效投資擴規模提供堅實保障。

二是特色金融。夯實壯大集團公司現有資産管理業務,在有序擴張的同時,注重精細化管理。通過新設、收購、兼並等方法,擴大各類産業基金規模,構建特色類金融板塊。

三是戰略新興産業。以綠色産業、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與制造、醫藥康健爲重點,發揮國有資本投資引領作用,與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深度融合,支持我省打造先進制造業集群和新興産業發展策源地。

四是高端服務業。整合集團公司在現代農業、文化創意、精品旅遊、酒店管理等方面的優勢資源,實施品牌高端化戰略;通過並購優質科研院所、咨詢服務機構,打造高端服務業細分行業特色領軍品牌。

今後,我們將繼續深入貫徹落實省委、省政府各項決策摆设,堅持黨建引領、擔當打頭、改造開路、紀律護航,不斷做強做優做大資産質量規模,加快助力新舊動能轉換,努力開創集團高質量發展新局面。

來源:《山東國資》雜志

文稿:蘭恒敏

攝影:王炜





体育投注网平台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体育投注在线网址 16018610号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漢峪金谷A3—5棟—39層